• <th id="ths24"></th>

    1. <s id="ths24"><dfn id="ths24"></dfn></s>

      <th id="ths24"><pre id="ths24"></pre></th>

    2. <rp id="ths24"><object id="ths24"><input id="ths24"></input></object></rp>

      3年貪污7000萬的張雨杰案件全過程

      1月19日晚,央視專題片《零容忍》第五集《永遠在路上》播出。上游新聞(報料微信號:cnshangyou@163.com)記者注意到,專題片披露了此前輿論廣泛關注的張雨杰貪污案。

      1995年出生的張雨杰,19歲時作為勞務派遣工進入安徽省滁州市不動產登記中心工作,負責“存量房資金托管”,一人負責收款、審核、辦理憑證。從2016年到2019年4月,張雨杰虛開憑證,貪污了近7000萬元。

      滁州市紀委監委工作人員方楊清說:“張雨杰整個貪污手段,就是虛開憑證,這個錢實際上沒有打到規定的二手房的池子里面,是打到他的賬戶上去了?!?/span>

      張雨杰貪污始于網游,但花在網游上的錢并不多,而是用于高消費了:他在上海租了一套月租金3萬8千元的房屋,乘高鐵上班;一晚10萬元的總統套房,張雨杰和女友連住4晚。

      張雨杰案件暴露出單位監管層層失守,相關制度如同虛設,為此共有19名責任人被處理。

      專題片披露,經調查,滁州市從市房產交易主管部門,到不動產登記中心、交易管理科,都失職失責。按照滁州市2011年出臺的相關制度,資金托管窗口必須崗位分設,一人收件、一人審核、一人辦理憑證,相互監督,但不動產登記中心卻從未按制度執行,從主要領導到科長,甚至沒有一個人知道有這項制度。

      監管層層失守致95后資金托管員3年貪污7000萬:女友連換3個,10萬一間的套房連住4晚


      ▲張雨杰案因“青眼白龍金卡”受到廣泛關注,該卡曾被拍出8700萬元高價。圖片來源/紅星新聞

      瘋狂的拍賣:一張游戲卡拍出8700萬的天價

      2021年6月,張雨杰被輿論廣泛關注,緣于一場司法拍賣。

      6月21日,一張“青眼白龍金卡”在阿里司法拍賣上線開拍,共有18104人報名,保證金為100元,起拍價80元,評估價100元。

      紅星新聞報道顯示,“青眼白龍”是日本漫畫《游戲王》中的角色,《游戲王》大火之后曾被改編成一系列游戲、電視動畫等作品。此次被拍游戲卡是一張20周年紀念版“青眼白龍”游戲王純金卡牌,用料為約11g的24K金,限量發售500套,每一張上面會印有“No.1—500”的收藏編號和證書,屬王者級藏品。編號1的市場流通價50萬元,被拍卡編號是12,市場價10多萬元。

      法院給出的起拍價遠遠低于市場價,主要因為是曾經的卡牌主人張雨杰花費9萬元買入。為逃避海關檢查,代購扔掉了盒子和證書。加上卡牌使用年限不明,無任何配件及說明書,法院不能辨別真偽,所以只能當做普通卡牌來評估。

      此次開拍幾分鐘后,價格沖上64萬元。瘋狂沒有停下:競買號為N3734的買家直接將價格從64萬元拉到了100萬元;競買價從100萬元提高到200萬元,只用了1分16秒;從200萬元到300萬元,只用了40秒;經過2104輪的競買出價后,競買號為“Y8745”的買家給出了8700余萬元的天價。

      滁州中院叫停了“瘋狂”的拍賣:拍品與實際競拍價格嚴重不符,可能存在惡意炒作與競價行為。

      游戲網卡資深玩家“芒果冰OL”認為,法院定價太低,沒有參與門檻,最終造成了“全民狂歡式”的結果?!?00萬元之后的出價,很大概率就是惡意抬價圖樂子,玩鬧起哄?!?/span>

      狂歡者不知“瘋狂”背后有刑事風險:對于在司法網拍中惡意抬價,擾亂司法拍賣秩序的買受人,法院可以對其罰款、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責。

      監管層層失守致95后資金托管員3年貪污7000萬:女友連換3個,10萬一間的套房連住4晚


      ▲張雨杰19歲作為勞務派遣工進入滁州市不動產登記中心工作。圖片來源/央視截屏

      年輕的貪污犯:21歲開始貪涉案金額近7000萬元

      其實,出生于1995年3月的張雨杰貪污手法并不高明。

      2014年6月24日,張雨杰與滁州市勞務合作中心簽訂合同,被派遣至該市房地產交易監理處工作。2015年3月,監理處更名為滁州市不動產登記中心,張雨杰所在科室叫交易管理科,崗位是存量房資金托管崗。

      滁檢二部刑訴〔2020〕8號文書顯示,2016年至2019年4月,張雨杰利用其填寫托管協議、開具資金托管憑證和收取買房托管資金等職務便利,采取收取托管資金不入賬直接侵吞、偽造收款事實利用單位賬戶中公款支付其個人買房費用、虛構買房事實騙取單位公款等方式,多次貪污存量房托管資金計6993.25萬元人民幣。

      檢方查明的事實有,2016年至2019年4月期間,張雨杰虛構信用卡需要套現的理由,通過與購房人和房產中介公司人員協商,讓購房人將本應繳納到銀行賬戶的托管資金轉賬到其個人和其女友譚某某的銀行賬戶,或者讓購房人直接將現金交給其本人,在向購房人開具托管憑證后不入賬,直接將上述錢款據為己有。房屋交易完成后,不動產中心根據張雨杰開具的資金托管憑證,從單位賬戶向賣房人支付相關款項。經審計查明,張雨杰共侵吞399戶買房人繳納的托管資金6288.75萬元。

      2019年1月,張雨杰利用職務之便以其時任女友周某某的名義購房,在未繳納購房款的情況下,開具虛假的滁州市存量房交易資金托管憑證,從范某某名下購得位于滁州市置業花苑小區的房屋一套。后不動產中心根據張雨杰開具的虛假托管憑證,向范某某支付了260萬元的購房款。

      2019年2月,張雨杰如法炮制再次“買房”,侵吞390萬元。

      2016年12月至2017年2月期間,張雨杰在收取存量房交易托管資金后,以重復打印的POS機收款憑證入賬托管資金賬目,實際不將資金繳入單位賬戶的方式,侵吞托管資金計54.5萬元。

      監管層層失守致95后資金托管員3年貪污7000萬:女友連換3個,10萬一間的套房連住4晚


      ▲網游世界讓張雨杰欲罷不能。圖片來源/央視截屏

      網絡游戲里的虛榮心:在游戲里比別人強很過癮

      張雨杰貪污始于網游。

      《零容忍》指出,和傳統腐敗案件相比,這一案件的涉案財物顯得很特別,有許多游戲裝備。而他之所以產生侵吞公款的念頭,就和玩網游有關。2016年的一天,一名買房人帶著幾萬元現金來辦理資金托管,由于按規定只能刷卡付款,張雨杰就先為他辦理了手續,將現金存到自己卡里,打算第二天幫他刷卡支付。誰知當晚打游戲時,由于充值買裝備,控制不住把這幾萬元全花光了。

      張雨杰對著鏡頭說:“充著充著充著,充到卡顯示余額不足了。剛開始是屬于最害怕的一個時間,那我就慢慢攢一下,我先還,當時是這樣想的。結果一直就沒人發現,這個時候就開始覺得,我再弄一點兒,應該也沒事兒,后面就是真的跟雪崩一樣,根本停不下來。一直以來沒覺得自己比別人強過,自己比別人有能力或者厲害過,這個時候一旦出現了這么一個情緒之后,就發現這感覺讓人上癮,那是現實中體驗不到的一個虛榮心以及攀比心?!?/span>

      張雨杰靠不斷充值買頂級裝備,登上了一款網游某賽區的排行榜榜首,他沉醉于在虛擬世界里用金錢買到的成就感,繼而發展到在現實世界里也用金錢來滿足各種欲望。

      案發后,近7000萬元被張雨杰揮霍一空,他花在游戲里的錢還是少數,大多數用在了各種高端消費上。

      監管層層失守致95后資金托管員3年貪污7000萬:女友連換3個,10萬一間的套房連住4晚


      ▲海南最貴的豪華海底套房10萬元一晚,張雨杰和女友連住4晚。圖片來源/央視截屏

      他先后結交了三位女友,為她們購買各種奢侈品牌的服飾、手表、首飾,到各地旅游、一起體驗各種奢華享受。海南一家酒店最貴的豪華海底套房10萬元一晚,張雨杰和一名女友在這里就連住了四晚。他自然不會告訴女友,錢到底是怎么來的。他還在上海租了一套房子,租金3萬8一個月,早上再坐最早的一班高鐵到滁州來,到單位上班。

      瘋狂的作案讓張雨杰心中不安。他說,經常夢見自己坐在警車上,前面幾個人盯著,一醒來,發現沒什么事兒,就繼續用消費麻痹自己。

      辦案人員披露,2020年3月疫情最嚴重的時候,交易全部停止,本來資金池是一邊進一邊出,疫情來的時候只出不進了,不停地出到最后,銀行的賬戶沒有錢了。警方很快鎖定了張雨杰。

      2019年4月,張雨杰辭職,2020年2月27日,他被抓獲歸案。同年11月16日,被滁州中院判處無期徒刑,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監管層層失守致95后資金托管員3年貪污7000萬:女友連換3個,10萬一間的套房連住4晚


      ▲包括范恒軍在內的19名干部、公職人員受處理。圖片來源/央視截屏

      形同虛設的管理制度:專用章誰想用都可以拿

      《零容忍》指出,在近年查處的公職人員違紀違法案件中,財務人員是易發高發人群之一。他們雖然級別不高,但經手大額資金,如果自身又受到享樂主義、拜金主義等不良思想影響,就容易抵擋不住誘惑,引發違紀違法行為。這個時候,單位的管理責任就顯得至關重要,如果監督制約到位,沒有可乘之機,也能避免或減少問題的發生。但遺憾的是,在張雨杰案件中,單位的監督管理卻層層失守,暴露出多方面的問題。

      《中國新聞周刊》報道顯示,張雨杰到案后交代,存量房資金托管專用章放在資金托管窗口前臺的抽屜里,誰需要用章時直接用就行,其開具資金托管憑證時可以直接用章。用章過程中沒有相關用章審批手續,交易管理科負責人孫濤從沒有就使用存量房資金托管專用章明確提出過任何要求。其在作案時,孫濤等人從未找其核對過資金托管系統數據,如果核對就一定會發現其貪污托管資金的事實。因為存量房資金托管系統中的賬戶余額是本應真實的數據,而被其貪污的托管資金沒有存進銀行賬戶,隨著其作案(次數的增多),存量房資金托管系統中的賬戶余額越來越明顯比銀行賬戶余額多。

      如果相關部門有責任心,也不至于大部分財物無法追回。

      2017年,銀行工作人員發現,系統余額比銀行賬戶余額多出3000多萬元。該工作人員找交易管理科會計對賬,發現系統有一個期初余額3000多萬元,但不知道具體原因。2017年底,滁州市住房和建設局總工程師吳曉麗召集銀行工作人員,滁州市不動產登記中心副主任陳斌、孫濤、滁州市不動產登記中心交易管理科副科長趙元等人開會,要求對賬,請銀行配合中心。但此事最終不了了之。

      調查認定,各級共19名黨員領導干部、公職人員負有不同程度責任,都被追責問責。其中前述的孫濤因玩忽職守罪被查處;交易管理科副科長趙元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滁州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局長范恒軍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趙元說:“我們沒有核對進賬這一塊,也就是形式上看一看。還是缺乏工作的責任心,那個時候我們確實也沒怎么太多想?!?/span>

      八戒午夜AV妓女影院免